[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站内搜索: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桂东新闻网 > 旅游频道 > 桂东风情 > 内容阅读  
热情的招待所
——记罗秩伦夫妇热情的支援游击队的故事
  来源:县红节办  时间:2015年03月13日   作者:罗健东收集整理 

  (一)罗秩伦夫妇

  罗秩伦浮名罗洋狗,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了,现在已是满头银白的头发,并且留了一口雪白的胡子,对人热情,总是笑嘻嘻的,很客气,很老实。1947—1949年任西边山红军联络站的通讯员,1949年红军任命他为西边山大水片的农会主席,1948年农历11月由郭垂炎、唐瑞同志介绍参加中国共产党。

  他为人正直老实,一贯为农,政治历史清白,他平时对群众是一样的热情,他看到穷苦人非常同情,只要自己有的,都愿意尽量帮助别人。

  他的家庭为贫农,家有二个儿子,四个女儿。

  罗的老婆黄振清是一个60多岁的、勤劳、俭仆、清洁、热情的家庭妇女。

  她年老了脸上放射着慈母的祥光,眼睛明亮亮的,说起话来拉着很嘹亮的噪子,她矮矮的身材。

  (二)开始见了游击队

  1947年12月间,桂东沙田被反动的保安团周先仁的匪军占领了,当时红军游击队在敌人兵力凶残之下,只好转入东、西边山进行暂时隐蔽的游击活动。一九四七年腊月二十四日,红军游击队在郭名善和唐瑞(李康寿)同志的领导下,骨着寒风大雨抓过了围罗界走到了西边山,在红军到来时,群众都好像久别重逢的亲人一样,男女老少都专来看我们的游击队同志,红军好久没有来了,今天又来了,真是高兴的不得好,赶忙到自己家里去挑米卖给红军,有的卖菜,这时有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手持拐棍,寒风飘拍着他那银白色的胡子,笑嘻嘻的向红军问道:“十多年没看见红军了,今天哪来的红军,哎,红军真好啊,过去我看过很多。”郭名善同志就问:“谁家有猪卖的吗?我们准备买一头猪和老百姓一起快快乐乐的过年,越大越好!”这时大家都指着罗秩伦说他老人家就还养着一头二、三百斤的猪。于是郭名善同志就问他老人家卖不卖,老头笑着说:“我就卖给你们过年吧!”当时红军就派了几个人去他家杀猪,当时由于红军没有钱,过了二十多天才给他钱,全都付清了,一文不少。他觉得红军真正是人民自己的军了人,真是公平交易。于是他就更加相信红军了,红军也经常到他家来买菜、买粮食,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老头与红军的感情也一天天深了,真是水乳交融了。

  于是由相信红军到了解红军、接近红军,红军也慢慢的向他进行阶级教育,培养他为红军做工作。

  在开始他看到红军公平交易,他很佩服,因此他大胆地卖粮食给红军,他看着红军在艰苦的情况下买一头猪过年,100我人,还发了80多斤给老百姓(每户人家两斤),他更是感动地说:“世界上最体贴人的就是红军,自己没有吃,也首先要让群众吃。”因此他对红军特别敬佩。

  原来在反动派的围剿下,红军的处境更加困难了,有时几天吃不上饭,他就非常同情,同时也使他对反动派更加痛恨了,因此以后红军来他家里有时几十个人,身上一文也没有,他也是像对待客人一样的招待,他只要有的东西不论是大米、玉米、红薯或者是肉类他都拿出来招待红军,有时几十个人到他家里,夜深了,只能睡上几个钟头天还没亮又要走,他老人家就把自己的铺位,以及儿女的床铺让给红军去睡,他自己宁可睡在茅角里,在厨房里怎么样一定把铺位让给红军,他说红军辛苦了。

  (三)保护唐瑞同志

  1948年3月间,游击队在八面山上与反动派胡洪新带领的300多个自卫队打了一仗,由于红军只有十多人,被反动派的军队冲散了,那时郭名善和郭垂炎同志死死的拖着一挺机枪冲出去了,而政治委员唐瑞同志因地形不熟被敌人冲散了,那天春雨很大,身上仅仅穿着几件单及,脚上打着赤脚,被山里的荆棘石子刺得鲜血淋漓,身上摔得满身是伤,饥寒的威协,敌人的追击,创伤的巨痛真是使人难以忍受,但是我们的唐政委就是咬紧牙关,脸是一阵发青又是一阵红的他没有叫半句苦,这时他所考虑的是如何去寻找部队,同时他又考虑到万一敌人追到了,只有将身上最后五颗子弹和他拼,这时他右手持着手枪,左手紧握着身上的重要文件,万一敌人赶上来,以五颗子弹抵消他几个,左手赶快把文件撕掉,自己死个利落,让敌人半点情况也得不到。

  这时唐政委由于地形不熟,只知在山上路,路了几十里,听见山下有砍柴的声音,唐政委赶快跑来一看,正是罗洋狗老人家在砍柴开米生烟,于是唐政委把他这两天来的紧急情况告诉了他老人家,他赶快把唐政委藏在他家里去,当敌人赶来问他时,他说:“刚才从山上运去的,没有好远,还能赶得上。”于是那些匪军追空了,我们的唐政委已在洋狗家里,好像客人一样的安度了一个夜晚。第二天黄大娘亲自到山上去采药把唐政委的创伤敷好,夫妇俩唐政委在山上打了一个厂,让他躲到山上去。

  到了中午,黄老大娘将自己家里所煮好的热红薯送到山上给唐政委吃,这样过了五、六天,后来直到洋狗老人家天天出去打听到了找部队来接唐政委,当唐政委走的时候,泪水不住地往下流感激地对老夫妇说:你俩比我的亲生父母还好,没有你们我已经完啦,希望革命早日胜利,我们就不用受苦啦!

  (四)脱险,急送信

  “罗老头,年虽老了,走起路来还挺有劲呀!”这是游击队的同志们经常称赞他的话。他为了替红军送信、探敌情、买东西四、五天一次的走沙田墟,有时情况紧急,不论天晴天雨,不论三更半夜,只要是红军交了任务给他,他也一个人持着长长的拐棍,一步一步的爬上围罗界,走进敌军的心脏——沙田墟,饥寒的威胁,敌人的盘问,摔跌的危险那更是经常的事了。

  有一次据说被伪保长觉得他是在为红军团做通讯工作,就向反动派周先仁告密了他,六月二十日在沙田墟一班反动军队把他围住,搜查他的全身,结果没有搜到什么东西,到了沙田墟,他从拐棍里把信敲出来由郭常同志转给郭垂兴同志胜利的完成了任务。

  1948年5月间郭名善要他送个信给郭子宣,走到长盈碰上反动走狗郭国鸿,这个死家伙真混蛋,问这问那,他就假装去我妹夫家喝茶去,他顺便就溜走了。

  有一次他在女婿那里听说明天老蔡的军队要到西边山来倒乱,那时郭垂炎、郭名善、唐瑞他们都住在他家里,这使他急坏了,怎么办呢?他半夜爬起来就走,正巧碰上敌人的哨兵不准他晚上通行,他说:“我老婆病得马上要死了,非回去不可。”并且要他女婿和熟人来证明,等他跑到家已是第二天早晨了,他马上告诉唐政委他们马上走,等到杀狠的狗子来,红军的影子他们也看不见了,红军已跑到几十里的山上去了。

  他就是这样来保护红军的。

  (五)胜利啦,吃点苦算什么呢

  到了1949年元月间,随着大局的胜利,桂东游击队一天天壮大了,由1958年的几十个人壮大到200—300人,寻找红军,报名参加的更是川流不息,这时罗洋狗的家——我们的招持所更是热闹了,每天吃饭的起码是五、六十人,人多了郭垂炎同志就告诉黄老大娘说:“他们吃了饭,你要他们打个条子给你到沙田来结帐。”家里种田十多担谷子,一个月的时间就吃完了,有时人多了,来来往往的人踏着满地都是鞋印子,老大娘又把它扫干净,记得到三月下旬每天起码煮五、六次饭给红军吃。有一天最多的煮了十六次饭,同志们都说他老人家辛苦了,老大娘笑嘻嘻地说:“胜利了,我们吃点苦算什么呢!”

 

[编辑:王冬媛]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共桂东县委、中共桂东县委宣传部承办
Copyright 2004-2010 www.guidon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桂东新闻网 红网桂东站 湘ICP备110094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