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站内搜索: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桂东新闻网 > 旅游频道 > 桂东风情 > 内容阅读  
迎接毛委员
  来源:县红节办  时间:2015年03月13日   作者:罗健东收集整理 

  在湘赣边界上,横贯着一座诸广山,东面是江西的崇义县,西面是湖南桂东县的东边山。这里群山叠峰,林海茫茫,村庄分布零散,人少地多,自然条件有利于开展武装斗争,它是桂东的老革命根据地。

  盼救星,出谋划策迎红军

  一九二八年三月下旬,正是春风吹绿群山头的季节。因湘南特委的要求,毛委员率领工农红军从井冈山出发,经酃县、桂东,开往湘南接应南昌起义部队。一个惊人的喜讯传来了,迅速地传遍了桂东山村每一个角落。坚持在东边山开展革命斗争的桂东赤卫队,更是激情满怀,热情奔放,像黑夜见到了光明,日夜兼程,前往桂东四都迎接毛委员。

  从东边山到西边山的四都,有一百多里山路,沿途还有桂东挨户团设防堵卡。要通过这么长的封锁线,是有困难的。为了顺利到达四都迎接毛委员,赤卫队队长刘振雄一面派了郭大叔和小方下山去侦察敌情,一面发动全体同志“献计献策”。

  太阳快下山了,晚霞映红了半边天空,一抹红色的云彩,挂在东边山顶上。“诸葛亮”会在进行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讨论得热火朝天。突然,黄新春对着大家说:“你们看,小方回来啦。”

  “小方回来啦!”“小方回来啦!”大家边喊着边围着小方问,“山下情况如何?”

  小方有二十一、二岁,个子较矮,机智勇敢,是赤卫队公认的“机灵鬼”。他迈开大步赶回东边山,迎着大家走过来,立即向刘队长报告侦察到的情报:“挨户团听说工农革命军来了,把沙田、普乐、寨前一带的匪兵都集结到大岭坳去了。加上‘灶头勇’,总共有1000人左右。”

  黄新春急忙问:“郭大叔为啥没回来。”小方接着说:“郭大叔叫我先回来,他要打入敌营,到大岭坳继续侦察敌情。”

  “老郭啊!为了迎接毛委员的一片丹心,深入虎穴,你真是好样的。”刘队长想到这里,充满力量和信心,坚定地对小方说:“你马上再下山去,配合郭大叔作战,将情报及时送到四都去。”

  刘队长关心地送小方走出村外,大步流星转回来,激动地对大家说:“同志们,刚才大家都听了吧,工农革命军来了。挨户团倾巢而出,全部都到大岭坳去了,正是我们乘虚前进的好机会,同时根据大家‘献计’的意,我们要发扬勇敢战斗的精神,在行军途中给敌人制造混乱,搅乱他们的军心,到普乐大坪头打大豪绅郭‘三刁’,等军饷,以实际行动迎接毛委员。”

  打土豪,想方设法筹军饷

  下半夜,寒风凛冽,下弦月时而露出脸孔,时而钻上云层。桂东赤卫队像一把利剑,穿山斩棘,快步如梭,很快就来到了大土豪郭三刁家的门口。郭三刁,名叫郭仁斌,因他口刁、笔刁、算盘刁,有钱仗势,自封是“文武双全”。群众对他恨之入骨,起个外号叫“三刁”。自挨户团撤到大岭坳后,日夜不安,生怕赤卫队下山,生命难保,总是翻来覆去睡不着。赤卫队来到他家门前时,他忽听屋外有脚步响动,便轻手轻脚爬起床,对着门缝往外偷看,可是门外月色暗淡,什么也看不见。他轻轻拉开门闩,想把门缝开大一点,不料几个高大的身影猛力推门闯了进来。郭三刁冷不防让门扇撞得眼冒火花,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他定神一看,其中一个是他出榜悬赏300大洋给捉的“匪首”刘振雄屹立在他眼前,吓得目瞪口呆,六神无主,“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刘队长手执大刀,虎着脸怒斥道:“郭三刁,你不是要辑拿我吗?现在我自动来了,把赏金拿出来吧!”

  郭三刁脸色苍白,又是“扑通”一声跪在地下,双腿直筛糠:“刘,刘,刘队长,这是挨户团何团长,不不不,何‘屠夫’要我干的。”

  刘队长双眼怒睁,“少说废话,不管你干的,还是何屠夫干的,今天我们都要清算这一笔帐,你勾结挨户团,多次围剿东边山革命根据地,屡遭失败,又施毒计到处暗探,出布告擒拿我们,该当何罪!”

  郭三刁有气无力地说:“是小,小,小人一时糊涂,有罪,罪,罪该万死,救队长开恩饶命!侥命!”

  刘队长知道这条装死的疯狗,在地下想花招:“也好,就给一个赎罪的机会。”郭三刁连声道谢,慌忙爬起来,“刘队长有事尽管吩咐。”

  一个赤卫队员正色道:“工农革命军来了,你知道吗?”郭三刁连忙点头应答:“听说过,听说过。”刘队长接着说:“听说了就好,拿出三千块光洋来,给工农革命军作军饷。”

  狡猾的郭三刁一听要打他的浮财,装得像条可怜虫,苦哀求道:“队长,叫我干,干,干什么都可以,我的家景你是知道的,要这么多光洋,就是天打雷劈也没办法啊!”

  忽然,黄新春从外面进来,把刘队长叫出门外来,低声说:“我们在群众的帮助下,找到了郭三刁逼跑的婢女阿珍。她说:郭三刁的金银财宝藏在他的狗窝(指睡的床)地下,现在钱由他小婆娘保管,有的是光洋。”刘队长听后,心里有了数,大步跨进屋里。

  再说,郭三刁见一个赤卫队把刘队长叫出去以后,仍低着头,心跳得更加厉害。不知往下如何对付这般“穷鬼”,不时睁开那三角眼,用余光偷看站在他面前的二个赤队员,手持雪亮大刀,一点也不敢动,只竖起两耳偷听外面的谈话,时而隐约听到阿珍的名,又是什么在地下睡觉。顿时,手脚直颤动。

  刘队长突然一拍桌子,冷笑道:“哼,你当我们不知道!老实告诉你,一切秘密我们全掌握了,事到如今,就看你想不想活命!”刘队长步步逼敌,句句打中要害。郭三刁无法再抵赖,再不答应,生命就难保了,说:“刘队长高抬贵手,我,我,我去拿。”

  这个家伙,平时穷凶恶极,如今,丑相百出,赤卫队员们心里又好笑又好气。监督着他爬起床底下,揭开活动地板盖,取出一缸光洋,刘队长概略数了简数,约二千多元。

  刘队长不理他的胡诌,把光洋——装进皮箱,叫赤卫队员挑起就走。队伍继续在前进!

  入虎口,化险为夷取情报

  第二天上午,红日高照,睛空万里,金灿灿的阳光,驱散了山谷的云雾,苍松翠柏,郁郁葱葱,使西边山显得更加高大峻拔。刘队长带着三十多名赤卫队员,胜利地来到四都牛塘里,大家抹抹额上的汗珠,就地休息。

  忽然从这处隐约传来了“……跑不了啦……捉住他……”嚎声越来越近,大家惊讶地从声音方向望看。一个赤卫队员立即报告说:“你们看,有一个人从我们这个方向跑来,后面还有几个匪兵追着他。”刘队长判断,追兵肯定是挨房团的,立即命令:“干掉他,掩护来人。”

  黄春新手脚利落,选择有利地势,举起鸟铳,瞄了又瞄,扣着板机,前头一个匪兵应声倒下,吓得后面的匪兵缩头往回跑,再看来人就是队里的侦察员小方。

  却说,小方回东边山汇报后,当晚又下山,到交通站联系,得知郭大叔已充当“灶头勇”打入敌营,并记住联络的时间、地点,激情满怀,连夜赶路。天亮时,在大岭坳半山腰一处秘密地点会见郭大叔,口头交换情报后,火速下山。走到大岭坳山底下,正碰上几个匪兵下山勒索群众财物回来,以为小方是逃跑的“灶头勇”,扬言要抓回山去。“杀鸡给猴看”,调头就追赶。小方眼明脚快,蹬脚就跑,几下子就避开匪兵的视线,忽听到枪声的掩护,估计是刘队长他们已在接应,就往枪声方向赶来。

  果然,刘队长站在高处向小方招手,队员们向他聚拢过来。小方将郭大叔给他讲的敌情一一作了汇报。他说:“挨户团在大岭坳只有二个中队,二百多把条枪,三门土炮,修筑了掩体工事,密布在上大坳那唯一道路的两侧,直到坳下。埃户团挟在‘灶头勇’中间,一方面防止‘灶头勇’逃跑,一方面以‘灶头勇’为掩护,妄图凭借山势险陡,阻击工农革命军前进。”小方接着又说:“郭大叔还说,严重的是,山上有七、八百名‘灶头勇’,都是穷苦农民。要我们马上将情况迅送毛委员,他继续在山上做好宣传群众工作,里应外合,组织群众下山。”刘队长心急火燎,赶忙带领赤卫队向四都圩前进。

  进入四都圩,听群众说,毛委员的队伍已到了离四都还有20多里路的中村。大家一听说,都高兴得忘了疲劳,赶紧加快脚步,飞速向中村赶去。踏进村口,果然看见一些穿灰色服装的工农革命军战士在来往。工农革命军知道来的是自己人,个个热情迎上前去同赤卫队员一一亲切握手,问长问短,一起谈笑风生,热情洋溢,格外亲切。刘队长由一个战士领着去见八连党代表。刘振雄进到里边屋里,一眼就看出伏在桌上办事的是他们一起搞大革命运动的老上级陈奇同志,“老陈,想不到在这里见到你!”陈奇同志也吃了一惊,嚷道:“老刘,你们怎么来了?”

 

[编辑:王冬媛]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共桂东县委、中共桂东县委宣传部承办
Copyright 2004-2010 www.guidon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桂东新闻网 红网桂东站 湘ICP备110094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