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站内搜索: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桂东新闻网 > 桂东文艺 > 桂东文学 > 内容阅读  
三洞村抖糯糍
  来源:  时间:2017年09月12日   作者:陈俊文 

  多么想为家乡桂东的传统美食——糯糍,写一篇文章。

  机会来了。周末的一天,与友人绍云、国才、光明、艳坤、扶为……一行八人,踩着初秋的阳光,徒步去了一趟三洞村加工糯糍。

  出城,沿着一条蛇形的乡间公路进村,挂在山腰间的一层层稻田闪着一抹金黄色的光芒。此时,村庄一片安静,但我们一行却笑语欢声。不久到了三洞村。一块招牌——开心农家乐竖立在路旁,女主人黄嫂热情地迎接着我们。

  糯糍,是家乡一道十分乡土的传统风味美食。看上去,色泽金黄;闻起来,香气扑鼻;吃起来,满嘴留香;想起来,直叫人咽口水。

  糯糍好吃,怎么加工呢?

  因事先有约定,黄嫂早就准备好了食材、调料——糯米、茶油、豆子、食盐、葱花等,还有加工糯糍的石臼、木槌。

  加工糯糍,桂东俗语叫“捣糯糍”或“抖糯糍”。抖糯糍,有好多道工序。

  我们到来之后,殷勤的黄嫂走进了厨房,揭开灶头上蒸笼的笼盖,将一笼香喷喷的糯米饭端到门口,放进了石臼里。

  “蒸糯米饭有哪些要求呢?”我问。

  黄嫂介绍:“先浸泡、洗净糯米。浸泡糯米有讲究,须连续浸泡八个小时以上,以确保糯米浸透,粒粒糯米饱满圆润。这时,浸泡的糯米需淘洗一两次,清除谷壳、谷糠杂质。淘洗后,沥干水分,将湿润的糯米放进蒸笼(或木甄)里,盖好笼盖。在大铁锅中放些水,蒸笼放到锅上蒸。锅下大柴烈火旺蒸大约半个多小时,糯米饭就熟了。”

  黄嫂一席话,让我恍然大悟,抖糯糍得先天做准备。如果把抖糯糍看作是表演一场戏剧的话,那么,我们一行就错失了观看表演“开场戏”的机会。

  接下来,我们就直奔鼓捣糯米饭这道工序。

  鼓捣糯米饭,关键在抖,这是一项力气活计。这道工序,我们这些男人有了用武之地,有了展示风采的机会。

  我们一个个摩拳擦掌,各自握着一根比手腕稍微细的木槌,使劲用力地往石臼里,一下又一下地舂、捅。这时,我们这些城里人摇身一变成了乡间的“手工艺人”。很快,石臼中的糯米饭就欢乐地粘软成一团了。继续舂、捅,糯米饭变得越来越黏软、劲道,附在木槌上的糯米黏得很,没一股气呀、力呀,木槌都提不起来。抖糯米,一直要舂、捅、搅拌到糯米团泛白、匀称、瓷实了为止。这一工序虽然是粗活,要小心翼翼的是,不要将劳动中挥发出来的满头满脸的大汗滴到石臼里。

  就在我们大力抖糯米的同时,黄嫂则欢笑地在厨房里巧手加工馅料。她在灶膛里生起了柴火,用山泉水净洗了大铁锅。当锅烧热之后,她放了点茶油,撒了点食盐。接着,将一盆炆熟了的江豆(桂东俗语叫“老人豆”)放进锅中,江豆碾烂成豆泥后,掺上点儿五香粉、葱花,搅和匀称。一会儿,一碗馅料就出锅了。

  “加工馅料为啥要放茶油?”

  “是为了让豆泥不粘锅。” 黄嫂说。

  抖糯大功告成后,用木槌将石臼中粘软的糯米团架掷起来,搁在干净的八仙桌上,等待进入下一道工序。

  制作糯糍馍馍工序。要完成的任务是,将搁在桌子上的糯米团,分成若干坨小糯团。这时,男女老少,全民可动手。

  我们围着八仙桌,把一坨坨雪白的小糯米团放在掌心,压扁、旋转捏成圆形,中间放点馅料,边端对折,用拇指、食指捏合,糯糍馍馍就成了。糯糍可包或不包馅料。糯糍的式样既可是包子样,也可是艾糍形状,凭自己喜好随心所欲制作。解决糯米团黏手的问题,很简单,只要手指上稍微攒一点茶油就解决了。我们把制作好了的糯糍馍馍,一一摆放在簸箕里,让它晾干。

  油炸糯糍,是抖糯糍过程中最精彩的一道工序,也可以说有点像表演戏剧中的“压轴戏”。

  手持一个雪白色糯糍馍馍放进沸腾的大铁锅里,“嗞”地一声响起,袅袅升腾起一团雾气,嗅着,有点儿香,那是扑鼻的米香,油香。油煎稍许,糯糍便膨胀起来。油炸时,用筷子不断的翻转,使糯糍两面油炸至金黄。当糯糍变得金黄时,持铁笊篱将它一一捞出,放置铁制的漏勺中,沥干余油,盛入碟中。待它冷却后,就可吃了。

  向来人们的饮食准则是先吃饱,再吃好。家乡的糯糍哟,一口咬下去,一包的香气,一嘴的香油。甜美可口、清香怡人的家乡糯糍,真好!只要吃上它几个,就可满足人们在吃饱、吃好上的需求。

  一次友人的山间小聚会,笑声满屋,香气满屋,过了把抖糯糍瘾,度过了一天甜蜜的时光。是日,我们按原路返回。

[编辑:郭兰胜]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共桂东县委、中共桂东县委宣传部承办
Copyright 2004-2010 www.guidon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桂东新闻网 红网桂东站 湘ICP备110094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