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站内搜索: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桂东新闻网 > 桂东文艺 > 桂东文学 > 内容阅读  
中泥坑知青的故事
  来源:  时间:2017年11月15日   作者:陈俊文 

  43年前,一批朝气蓬勃的知青来到中泥坑“战天斗地”。中泥坑在哪?当年知青有什么故事?初冬的一天,我叩响了老知青朱建农的家门,朱建农、赵慧敏夫妇热情地讲述了那段往事……

  中泥坑在哪

  中泥坑,易让人想到有个坑。其实,它并没有坑,而是一条狭长的山谷地带,是一个自然村。它位于桂东县东边山,小水江(又名“营盘江”)河畔。隶属于东洛公社(乡)小水大队(今下洞村)。

  朱建农说,1974年春,他们这一批27位知青响应号召去了60多公里之遥的中泥坑插队落户。在锣鼓喧天的欢送声中,站在汽车车厢内的知青们离开了县城。到达东洛公社之后,因去中泥坑无公路,他们就肩挑行李,跟随带班的公社干部王存斌徒步前往。

  朱建农说这话时,妻子赵慧敏在旁边附和:“是啊是啊,那年,我才16岁,刚刚从学校毕业,许多农活都不懂就上山下乡。从东洛公社去中泥坑,走的是那条‘上十七下十八’的山路,30多华里。印象最深的是小暑那段,山路长满了苔藓,坡陡路面窄,挑着行李,一时半会找处歇肩的地方好难。”

  朱建农说,知青挑物品,以重量计工分。挑粮谷、化肥、农副产品……一次,知青去东洛公社挑粮谷,大部分知青选择挑70斤的粮谷。高点儿的知青成湘汝,为了多挣工分,竟然挑了100斤重的粮谷。断夜时,大家到了知青点,唯独他没回来。大家着急,举起松枝火把,沿原路返回去接,走到五里牌时接到了成湘汝。他呢?伤心、难过的样子,好像要哭了。其实,成湘汝那天走过的路,没有全程的一半呢。

  几年之后,插队的知青们锻炼出来了,不仅男知青,就连女知青挑一百斤重担完全有把握。

  知青点食堂

  两栋盖瓦的泥土房,一旧一新成“��”形矗立在中泥坑的山谷,这就是中泥坑知青点——桂东县第一个知青点。因知青点与东山林场在一起,所以知青下放的大队被人称为“林场大队”。林场大队管辖高山丛、小江边两个生产队。知青点的房间,有床、桌子,知青来之前就备好了。木板铺就的楼梯、廊道,走过时,吱嘎、吱嘎地发出节奏的响动。知青们聚居在一起生活、劳动。知青点成了知青们的“家”。

  知青点食堂在知青点楼下,垒起了柴禾灶,锅、碗、瓢、勺,样样俱全。食堂里煮饭、炒菜,由女知青轮流进行。男知青轮流砍柴、杀茅。知青挖土种菜。因野猪捣乱,能种出来的菜是土豆、藠头、辣椒、茄子、包菜。其余的菜就得到沙田圩街购买了。大多买些能多存几天的菜——海带、萝卜、芥兰头菜、卷心菜……

  每个知青发了个饭盆。吃饭用饭票,米饭用称,四两米饭票称一斤米饭。女知青吃一斤米饭,绝大多数男知青吃一斤半米饭。

  赵慧敏说,那是一个物资匮乏年代,经常没油吃。吃红锅(没油)时,将茄子切成片,放到木盆里,用盐巴搓擦,潮了之后,开水煮来吃。山中生长有竹笋、蕨菜,他们经常采来吃。没有油煮,吃多了心里荒。赵慧敏说她有一次吃了毛竹笋,导致头晕,睡了一天。海带、笋干(玉兰片),虽说是海味山珍,可在那年月,天天煮,餐餐吃,吃厌了。以至于返城多年以后,见到笋干、海带就厌恶。

  说到吃肉,朱建农告诉我,知青来时,知青点抓了6头猪崽,知青们打猪草喂猪。过年时宰杀一头,有肉吃。平常就难了。记得返城那年,一头猪重量300斤,宰杀时,他们美美地享受了一顿。

  伙食费知青自己解决。知青没有下乡补助,更没有什么招待费,只享受了一个月3元的津贴。

  奋力救山火

  桂东农村有烧制火土灰的农业习俗。知青也仿效着烧火土灰。

  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知青来到大江边的山岭上,用锄头修葺山中的茅草、枯枝、落叶。

  不知谁捋了一把干草点起了火,火吱吱啦啦地燃了起来。知青们没经验,没修干净路基茅。瞬间,火苗席卷蔓延,七零八落的枯枝、落叶、茅草起了火,大风一吹,一团、又一团火苗在天空中行尸走肉、飞扬,无意点燃了那一片杉树林,火借风势,越烧越大,越烧越旺。

  知青们奋力救火,熄灭了一个山岗的火,又打着赤脚扑向另一个山岗。知青怕火星灼伤脚板,选择了没火烧的地带行走。

  一位经验丰富的农民大喊:“危险!绕回去,朝火烧过的地带走。”知青们听到喊叫声,赶忙掉转头往火烧了的山岗走。

  东洛公社得知失火消息后,立即组织民兵迅速赶赴现场,将大火扑灭了。没有人遇难。知青因为救火,有的人脚板、手指……被火灼伤皮肤,起了一个个的血泡。

  劳动中趣事

  知青每天早出晚归劳动——伐木、抬原木、种田、割禾、晒谷、种菜、养猪、积肥……

  一条银蛇样弯曲的宽阔小水江,将田园分成了两半。为了去对岸劳动,知青砍来了南竹,用铁丝将竹材捆扎紧,做了一个竹排。过江时,男知青撑排,女知青立在排上欢乐地唱起了“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那年代的流行歌曲。

  1975年夏天的一天,女知青心血来潮,竟然撑起了竹排,由于没经验,人多,竹排划到江中间时翻了,一个个知青掉进了河水中,呛了几口水,湿漉漉的成了落汤鸡似的。好在有惊无险。

  赵慧敏说,中泥坑野猪多,横行霸道的野猪糟蹋庄稼。为守护庄稼——红薯、玉米、稻谷……每到晚上,知青轮流去山岙守野猪。

  山岙事先搭了茅棚,值守的人从夜晚一直坚守到天亮。累了,棚里休憩。不一会儿,又走出巡逻,打亮手电筒或点燃向日葵杆、松枝,往那田园中照一照,变换着腔调放声吆喝,以这样的方式驱赶野猪。

  开发植物肥

  1975年的一天,朱建农被抽调到东洛公社(乡)五花大队(村)吉园生产队(组)工作组,他与搭伴——公社农技干部黄斌一起搞起了植物肥开发。

  俩人挖出田园深处那蕴含大分子有机物的泥土,进行沤制、中和,开发出了腐殖酸类肥料,撒到稻田中,既改良了土壤,又刺激了水稻的生长。消息不胫而走,县里组织公社、大队干部前来参观取经。

  浮萍,又叫“田萍”、“水萍”,是一种浮生植物。别看它细小,它的作用可大了,既可作饲料,养鸡、喂鱼、饲牛、养羊……还可做有机肥料,撒到稻田中能起到追肥的作用。

  朱建农和黄斌从汝城采集了浮萍种,放到一爿水田中,又用竹片支撑起拱形,上覆盖薄膜,就好像农民育秧苗一样对浮萍进行培育。

  有了薄膜的覆盖,浮萍迅速成长、起堆。这时,取出多余的浮萍,分到几爿水田中,浮萍在几爿水田中繁衍、扩张。禾苗分兜拔节时节,他们将浮萍一一抛撒到稻田中。

  过了段日子,稻田中、禾苗下长满了旺盛的浮萍。朱建农他俩将碳酸氢铵溶解成液态,放进喷雾器中,像喷洒农药一样,用喷洒的方式,将稻田洒了一遍。浮萍蔫啦、死了,化作了上好的有机肥,助长了稻禾长势,让粮食大幅增产。

  1976年8月,赵慧敏在沙田燕岩桥电厂参加了工作。同年10月,广州铁路局郴州工务段招工,朱建农和知青应兆、金策群、姜少夫、谭维力……榜上有名,他们依恋地离开了那难忘的中泥坑知青点。

  一眨眼,几十年时光“嗖嗖”过去了。老知青朱建农回味当年的知青生活时对人说,是那一方山清水秀的地方,让他得到了锻炼。他刻骨铭心地记得在五花大队搞工作组时,住在社员曾汉前家中,饭甄里一边是红薯丝饭,一边是白米饭,曾汉前的母亲殷勤地压他吃白米饭的情景,记得她老人家蒸蛋(蛋中特意放点细碎的腊肉、香菇)给他吃的幸福生活。

[编辑:郭兰胜]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共桂东县委、中共桂东县委宣传部承办
Copyright 2004-2010 www.guidon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桂东新闻网 红网桂东站 湘ICP备11009450号-1